当前位置: 主页 > 骨科疾病 > 股骨头坏死 >

股骨头坏死为什么难治?

    股骨头坏死是一个病理演变过程,初始发生在股骨头的负重区,应力作用下坏死骨骨小梁结构发生损伤即显微骨折以及随后针对损伤骨组织的修复过程。
    确诊困难,容易误诊、漏诊
    1.原因难定,患病于无声无息之中
    长期饮酒、大量应用激素容易导致股骨头坏死已为广大患者熟知,但尚有50多种可能的原因,无法证实和股骨头坏死有直接关系。
    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一个平素健康的成年人,没有任何的发热、肿胀、功能受限等先兆,“悄悄”出现大腿根周围的疼痛,有时在大腿根内侧,有时在屁股后面,有时是大腿痛,有时是下腰部疼痛,别说一般人不会考虑股骨头坏死,甚至连普通的骨科医生也不一定会考虑是股骨头坏死,毕竟,这个病来的时候悄无声息,略有疼痛经休息就能缓解,容易当成劳动、运动损伤疾病。
    2.部位难辨,易与腰部、膝关节疾病相混淆,造成漏诊
    典型股骨头坏死的早期症状是大腿根周围的疼痛不适,但大约30%~40%患者没有大腿根周围的典型疼痛,仅出现腰部、大腿膝关节以上部位的疼痛,股骨头周围并无任何不适,因此容易被误诊为腰肌劳损、腰椎间盘突出症、膝关节病,造成患者自我判断困难。图片
    股骨头坏死误诊情况分析
    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在于,股骨头感觉神经和腰部、膝关节神经感觉区存在交叉重叠。
    股骨头坏死以后感觉神经将疼痛信息传递给关节囊及髋关节感觉神经,痛觉信号一方面上传到腰3、4神经节段,然后再上传到大脑痛觉感觉区,如同时放射到腰部就会“感觉”腰痛;
    另一方面经闭孔神经放射到胯关节、大腿内侧和臀部外侧,而闭孔神经除了传递胯关节疼痛之外,还将疼痛信号传导到股内收肌、股四头肌及膝关节,也就是大腿中下段、膝关节部位的疼痛。而与之相同的是,第3、4腰椎周围的肌肉、椎间盘出现病变直接“报告”给腰3、4神经节段;由腰2、3、4神经发出的股神经支配大腿肌肉(股四头肌)的运动功能。
    股骨头和腰、膝等部位神经感觉存在交叉
    因此,膝盖疼和腰疼可能是神经传导给人的错觉,与股骨头坏死的症状容易混淆,需要经过专科医生进行鉴别。
    3.早期确诊困难,病人不理解,医生决策难
    除了股骨头坏死早期症状不典型造成诊断困难之外,病人本身“钱”的原因也造成了诊断困难。专科医生在股骨头坏死的早期诊断上具有“职业的敏感性”,但病人往往不理解、不接受。原因在于媒体常年关于“多开检查、多提成”等方面的负面报道,造成了病人“习惯性的抵触情绪”。
    早期股骨头坏死只有依赖磁共振检查才能确诊,至于一次磁共振检查得花多少钱是另外一个事,性能好、分辨率高的机器收费更高。
    虽然医生也很同情广大的贫穷老百姓,但医院的成本也不能忽略不计哦,再说,收费标准也不是医生能决定的呀!
    4.疼痛时轻时重,导致病人“自我感觉良好”,耽误及时治疗
    股骨头坏死从开始到完全塌陷,历时需要1~3年,由于早期诊断困难,所以确诊的那一天可能是患病的3~6个月了;在本病发展的不同阶段,股骨头发生了不同的病理变化,从骨髓水肿到水肿吸收、从骨小梁部分断裂到软骨皲裂,从股骨头塌陷到关节间隙狭窄,每一阶段既有疼痛剧烈的时候,也有疼痛轻微的时候。
    值得一提的是,当股骨头坏死持续时间越来越长的时候,人的痛觉会逐渐迟钝,特别是出现双下肢不等长的时候,塌陷股骨头由于骨盆代偿、头内骨小梁的压缩,关节面处于相对稳定,疼痛反而比股骨头坏死初期骨髓水肿、关节滑膜炎阶段明显减轻。
    常见误区:仅凭疼痛的严重程度来评价股骨头坏死的疗效绝对是一个错误,股骨头坏死的每一个阶段因关节内压、骨小梁断裂及修复的不同,既会出现轻微疼痛,也会出现严重疼痛,仅靠这一个指标来判断病情容易出现以偏概全,耽误治疗。
    二、确诊后寄托神药出现,反复犹豫,延误病情
    公立大医院医生看病一般比较正规,一旦确诊股骨头坏死,往往建议病人尽快手术治疗,以争取更好的效果。而在北京、上海等地的著名医院,全国各地的病人络绎不绝、人满为患,单是需要换关节的病人就让医生忙得不可开交了;施行股骨头的保头治疗手术繁杂、住院时间长、效果又不是特别肯定,医生也不愿意去干这些费时又费力的活,所以会建议病人“回家吃药维持,将来换关节”。
    这些话,其实正中一些患者的下怀。有些年轻患者,害怕手术创伤,听到这话,以此借口为自己开脱,“人家这么大的医院专家都说了,这病将来得换关节!”其实医生话里有话,这些病人没有读懂医生暗藏意思。
    一部分病人心理负担很重,在门诊就诊时医生就已经判断出病人接近“偏执性精神障碍”,和这些病人交流很浪费时间、又难以说服他们,正所谓“忠言逆耳利于病”,病人听不进去医生的劝告;再说诊室外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就诊,医生连上厕所的空都没有,哪有功夫耐着性子闲扯呢,所以就只好打发您走啊!
    三、思想偏执,抵制手术
    股骨头保头手术至少可以延迟病情发展、减少换关节的次数,甚至避免换关节。实际上,随着材料的更新、技术的进步,手术越来越微创化,刀口越来越小,股骨头坏死保头手术失败后根本不影响将来可能的关节置换。即便是进行了关节置换,也有很多病人要接受第二次、第三次的翻修手术。股骨头塌陷以后就只有换关节了,每二十年翻修一次,早期担心微创保头手术失败,您就不担心将来翻修手术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吗?
    四、片面追求“所谓的微创”手术,既浪费金钱又错失最佳治疗时间
    微创手术是所有外科医生追求的目标,换作任何准备手术的病人也不会对医生要求刀口开大些。但在一些地方、一些医院,“微创”变成了吸引人眼球的噱头,
    介入手术在国外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引入国内以后就能“治疗”股骨头坏死了,不少患者迷惑不解,到底行不行呢?
    其实,介入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诊查方法,用于急性脑血栓、心肌梗死(发病6小时以内,越早越好)的诊断、治疗。在股骨头坏死基础研究方面,可通过这种方法评价股骨头周围的大血管是否通畅;而且,股骨头坏死发病3个月~6个月以后病人才有感觉,这个时候股骨头内部的血管早已经血栓机化了,按照心脑血管堵塞应用溶栓药治疗的原理,根本不可能将堵塞的血管再次打通。
    五、手术后骨修复缓慢
    骨修复缓慢是股骨头坏死难治的重要原因之一,经常可以看到病人服用药物数月病情未见好转反而加重,也经常见到植入的自体骨经数月以后慢慢吸收,坏死区重新显示低密度影。
    要知道,长期饮酒、激素滥用血液疾病等50余种病因导致体内脂质代谢紊乱,全身多部位毛细血管都可能会被油脂堵塞。因此,股骨头坏死是全身骨代谢疾病的一个局部表现,如果对股骨头坏死病人进行全身多部位检查,常常可以发现膝关节、踝关节、肩关节同时也发生了缺血性改变,只是这些部位血供丰富、修复快,并且不承受体重的压力,因而症状不典型,所以不被病人和医生重视。
    由于股骨头体积小、血管供应少、承受体重的巨大压力(静立不动时承受一个体重,步行时承受1.5~2倍的体重,快速上下楼、跳跃时承受3倍以上的体重),因此股骨头往往是第一个发生坏死的部位。
    六、术后不配合随访、复查、扶拐
    看病也一样,手术做过了,只能说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结束了,手术后根据骨头修复的程度,结合病人原发病、体重等情况指导后期的锻炼、药物治疗等,修复快的可以适当增加负重量、活动量,适当的活动可以避免肌肉萎缩、关节僵硬,而适当应力刺激可以加速新骨生长;
    反之,如果长期卧床、长期缺乏活动不一定骨头就修复快,但一定会出现肌肉萎缩、关节僵硬、废用性骨质疏松等并发症。那么,什么时候进行什么程度的活动,需要医生与病人沟通了解病情、进行相关检查后才能判定。
    七、后期换关节效果不理想,让股骨头坏死初期患者对手术倍加恐惧
    事实上,大部分初诊的股骨头坏死患者并不一定需要换关节,只需将股骨头内的死骨清理掉,然后填充生长能力旺盛的自体骨或人工骨即可。即便是轻度塌陷的股骨头,如果病人条件适合,也完全可以进行股骨头的保守手术治疗。
    关节置换只有在股骨头严重塌陷、无法保全的条件下施行。人工关节固然有感染、脱位、下肢不等长、磨损等问题,但其带来的便利也是有目共睹的,上至美国总统、英国王室成员,下至国内明星、普通大众,很多关节残废的病人依靠人工关节重新回归正常生活。
    得了股骨头坏死很不幸,一定到正规医院就诊,树立信心,积极治疗,如果有病乱投医。
 


电话咨询

010-58412626

7X24小时

无节假日医院

医院微信